电脑版
首页

搜索 繁体

分卷(14)

热门小说推荐

最近更新小说

南鹜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,皱眉道:老人家,你才摔倒不久,又怎么知道自己的伤口只是看着吓人?

我老人发觉自己说漏了嘴,瞬间呆滞起来。

南鹜不由分说摁住他,在额头上一抹,那块伤口便整个掉了下来!

这竟然是用鸡血鸡屎糊上去的假伤!

南鹜意识到被骗,眼神瞬间冰凉起来。老人立马磕头赔罪:这位公子我、我也是迫不得已啊!我家儿子刚刚过世,我为了安葬他,现在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!

你刚刚说的是老婆。南月轻声道。

老人嘴角一抽,站起身拔腿就跑,哪儿还有半分瘸腿的样子?只是他年老体迈,怎么可能跑得过南家的护卫,三两下就被抓住,送去衙门。

老人被押走了,南晓依这时才上前去扶住大哭的南天。可南天被她触碰到的一瞬间,却像是被怪物狠狠咬了一口似的,条件反射地颤抖一下,往旁边躲开。

小天,我对不起,是我的错,我不该不信你。南晓依眼眸中迅速积起水雾,她可怜地往南鹜那边看。

可南鹜此时也因为误会了弟弟而自责,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注视。

南鹜想要向南天道歉,可又觉得拉不下脸。他今日愿意向南月道歉,除了父亲教育了他的原因,还有就是南月娇小可爱,让他心疼。可是南天那混小子呢?

南鹜最终只象征性拍拍南天的肩膀,板着脸一声不响回了马车。

南晓依犹豫片刻,也跟着南鹜走上马车。

Loading...

内容未加载完成,请尝试【刷新网页】or【设置-关闭小说模式】or【设置-关闭广告屏蔽】~

推荐使用【UC浏览器】or【火狐浏览器】or【百度极速版】打开并收藏网址!

收藏网址:www.lwread.org

(>人<;)